湖北仙桃医疗物资相关企业停业整顿引争议官方回应

医疗物资如此缺,企业为何停业整顿?湖北仙桃回应

近日,有媒体报道《湖北仙桃仅批准10家公司生产医用防护服》,引发舆论强烈反响。眼下武汉和湖北各大医院无不急缺医用防护服,不少人质疑:仙桃的相关企业为啥被要求停产整顿?记者一行专门赶赴仙桃进行了采访。

“从前期的设计到视频拍摄,再到后期的剪辑,我们团队花了两天两夜的时间,播放春节晚会的时候我们正在进行最后的收尾工作,一心想赶在大年三十把普及视频传播出去。”李丽说。

质疑1:能外贸出口,为何不能在国内销售?

“我咳嗽得特别厉害。你能推荐什么药吗?”

因郑某清资金短缺急需融资,上述五人聚在一起策划了一场800余万元的骗贷案。

余某高,男,1975年10月10日出生于湖北省咸宁市,汉族,初中文化,经商。因本案于2018年1月15日被刑事拘留,同年2月9日被逮捕,同年5月8日被取保候审。

“我们的中英文普及视频发出后很受欢迎,同学们纷纷转发。”李丽说,“视频结尾出现的‘科学预防,不必惊慌’8个大字,是我们留韩博士生团队希望能传播给大家的观点,愿每一位患者早日康复,愿每一位奋战在前线的医护人员平安健康,愿每个人都能做好防护、健健康康。”

为何要整顿?他还给记者拿出了一份仙桃市市场监管局、仙桃市公安局查办侦办的涉疫案件资料:“在这次疫情防控战中,出现了一批企业涉嫌生产销售伪劣口罩、三无口罩、哄抬价格等案件。”尤其是外省查办的三无口罩生产企业有些就在仙桃市,属于此次停工停产的企业范围。

贺某祥,男,1973年1月27日出生于浙江省龙游县,汉族,初中文化,无固定职业。因本案于2018年5月4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嘉鱼县看守所。

案发后,郑某清、魏某、张某琨、贺某祥被抓获到案;余某高经传唤到案;郑某清已退赃款533万元(其中有债权人陈玉琴退款23万元,郑某清抵押给银行的房屋出售获款510万元),余某高退赃款12.5万元、贺某祥退赃款27万元、张某琨退赃款33.6万元,周某退贴息款93万元(包括存款期内51万元和延期收取的贴息款42万元),共计699.1万元。另郑某清与嘉鱼农商行达成还款协议,将其夫妻名下财产抵押用于抵偿贷款本息,并取得了谅解。

2016年9月,郑某清因资金短缺,经宋某新介绍认识了魏某。魏某称,其可组织资金在银行存款,用存款单向银行质押获取银行贷款。同年11月3日,魏某与郑某清签订协议书,约定由魏某在嘉鱼农商行存款1000万元的一年定期,并提供存款单和委托公证书,郑某清付存款金额18%的贴息和手续费。

张某琨,男,1986年11月8日出生于江西省湖口县,汉族,大专文化,无固定职业。因本案于2018年3月13日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25日被逮捕,同年6月20日被取保候审。

这份爱,会传承。儿子叶征在合肥工作,得知老人身体不好,上半年回家了三趟。从小受父母影响,他将周玉玲视作亲奶奶,出差不忘给老太太带礼物。拿到第一个月工资,他就给家里换了大屏电视。“奶奶眼睛不好,屏大,看起来不费劲。”叶征说。担心老太太寂寞,叶征还给她买了台收音机。周玉玲摆在床头,经常舍不得关。

2016年11月11日,张某琨以给5.6%贴息为诱饵,让周某在嘉鱼农商行鱼岳支行存入了900万元的一年定期存款,该银行向周某出具了330万、300万、270万元存款单共三张。随后,魏某将周某的三张银行存单照片通过微信发送给谢某,让其伪造三张假存单,又让贺某祥找人办理假公证书。

贷款到期后,郑某清无法归还该款。周某持存单向嘉鱼农商行取款时,该行发现所质押的三张存单系伪造。

新浪财经注意到,上述犯罪团伙的“经营模式”是通过给予好处费的形式委托下家寻找资金。

“虽然我们在国外留学,但我们每天都在关注国内消息。随着疫情日渐严重,为了让身边的各国学生能更加有意识地预防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我召集留学生们制作了这个中英语沙画视频。”李丽说。

2016年11月17日,嘉鱼农商行发放贷款810万元。郑某清获取贷款后,支付给魏某好处费164.5万元,其余资金用于偿还个人借款和日常开支。其中,魏某分得好处费30万元,贺某祥分得好处费49.9万元,张某琨分得好处费33.6万元,存款人周某获得贴息51万元。

骗贷团伙逐级抽取分成牟利

判决书显示,魏某,男,1982年10月21日出生于湖北省鄂州市,汉族,大学文化,无固定职业。因本案于2017年12月27日被刑事拘留,2018年2月2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嘉鱼县看守所。

根据仙桃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企业生产组发布的《关于进一步规范无纺布企业生产秩序工作的情况说明》,圈定了60家“疫情防控物资重点生产企业”,包括10家医用防护服生产企业、28家公司符合国标的一次性医用口罩生产企业,以及22家为上述两类企业提供原材料、印刷、包装等配套生产的企业。

仙桃市政府相关负责人介绍,仙桃市目前共有生产各类应急防护物资企业113家,这些企业主要是外贸企业,未取得医疗器械生产许可证、医疗器械产品注册证,不能在国内销售,只能外贸出口。这些企业中具备医用防护服国内生产资质的,只有两家,而这两家企业只具备资格,并没有生产能力。由于医用防护服生产标准要求极高,疫情来袭,仙桃市按照湖北省疫情防控指挥部的要求,组织10家具备医用防护服生产能力的企业,为注册地为深圳市的稳健医疗用品股份有限公司代工加工医用防护服半成品,再运输到稳健公司在湖北崇阳的代工厂进行消毒等工序,最终投向市场。

案发后主犯获刑4年 银行被予行政处罚

昨天汤姆被要求提前下班回家,因为他咳嗽得非常厉害,而且一直咳个不停!

“在此范围之外的其他企业,根据湖北省疫情防控规定停工停产至2月13日24时。”这位负责人说,这样安排就是为最大限度整合生产要素,最大限度扩大医用防护服和医用口罩等紧缺急需物资产能,最大限度加强监管保证质量,最大限度集中管理人员防止交叉感染。眼下疫情形势严峻,其他企业开工生产就会引发集聚,风险极大。

质疑2:医疗物资如此缺,企业为何还停业整顿?

在卢湘君看来,30多年风风雨雨,一家人在一块儿,就没有过不去的坎儿。“有人劝我找护工,但我放心不下。宁愿自己吃点苦,也想让她舒舒服服、平平安安。”

郑某清,男,1966年8月20日出生于湖北省通城县,汉族,初中文化,经商。因本案于2017年12月27日被刑事拘留,2018年2月2日被逮捕,同年6月8日被取保候审。

嘉鱼农商行被骗贷810万元

36年来,无论多晚回家,卢湘君都要和老人聊聊天,讲讲一天的见闻。有时,还会和老太太出门散步,锻炼身体。邻居见了,直夸老人家好福气。

周玉玲今年93岁,上世纪50年代,曾在卢湘君家做保姆。“小时候,我叫她周姨。无论去哪,她总带着我。”卢湘君回忆。后来,周玉玲丈夫去世,养子不孝,无依无靠。卢湘君父母知道后,将老人接到家中住。

卢湘君说,一开始只是想帮老人渡过难关,渐渐地,这份责任刻在心间。“1984年,我调到宿州市人民检察院工作。当时父母年事已高,没法照顾俺娘,我要是不带着她,她又能去哪儿呢?”就这样,卢湘君和丈夫叶兆富,两人工资加起来虽不到100元,却毅然将老人从父母家接到自家。

2016年11月12日,贺某祥到湖南省娄底市找谢某领取伪造的银行存单后交给了魏某。次日,贺某祥通过张某坤找到湖南省永州市零陵区公证处公证员贾某,同时魏某让宋某华冒称“周某”在公证处办理失实的委托公证书。而余某高在明知郑某清骗取贷款的情况下,仍以其控制的咸宁卓雅商贸有限公司与郑某清签订虚假购销合同提供给银行,帮助郑某清骗取嘉鱼农商行贷款810万元。

1月26日以来,为了完成省里下达的“日产三万件”任务,仙桃市成立了包括水、电、气、金融、交通、公安等部门在内的工作专班,对致霖、誉诚等10家生产企业实行“六统一”:统一调剂采购设备、统一原材料供应、统一员工防护和食宿、统一质量检测、统一装箱运输、统一拨付资金。半个月左右,帮助企业添置贴条机190多台,从省内外招收贴条工150多名,培养熟练工200多名,提供贷款3.7亿元,帮助企业成倍扩大产能。2月8日,仙桃市医用防护服半成品日产量终于达到3万件。

回应:缺乏生产资质,仙桃没有一家真正意义上的医用防护服生产企业

新浪财经注意到,2019年6月18日,咸宁银保监分局公布了一则关于湖北嘉鱼农村商业份有限公司(即嘉鱼农商行)的行政处罚信息。因“存单质押贷款审查不尽职”,嘉鱼农商行被罚款25万元,杨立新对此事负领导责任被给予警告处罚。

14天后,周玉玲出院。骨折落下后遗症,老人右侧身子瘫痪。如今,卢湘君多了项任务:给老太太洗头、擦身,陪聊、喂药。

另查明,贷款到期后,郑某清将现金15万元和二套房屋抵押给魏某,让其帮忙偿还银行贷款,魏某、贺某祥为了让周某延期取款,转给贺某祥45万元,贺秀祥将其中42万元给周某作为延期贴息款。

其实,“俺娘”不是亲娘,但30多年相濡以沫,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协议签订后,郑某清按约先支付给了魏某定金10万元。随后魏某让贺某祥组织资金存款,商定给贺某祥存款金额15%的贴息和费用。随即,贺某祥又让张某琨组织资金存款,商定给张某琨12%的贴息和费用。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发生后,正在韩国攻读博士的湖南工业大学包装设计艺术学院老师李丽,第一时间号召在韩中国留学生制作了沙画科学预防普及视频。

李丽于2019年9月赴韩留学,今年春节未能回家过年。沙画是李丽的“老本行”,为了制作普及视频,她联系了在翻译、文案、剧本设计、音乐设计、动画设计、美工设计等方面的留韩中国学生,于1月22日组成了视频制作团队。

丹请了几天病假,因为他咳嗽得很厉害。他听起来病得很严重!

回应:最大限度集中紧缺物资产能,整顿伪劣、三无产品生产销售

经过长期审理,2019年6月,嘉鱼县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宣判。法院认为,魏某等人伪造虚假资料,骗取银行贷款,给银行造成特别重大损失,其行为构成骗取贷款罪,判处魏某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5万元;贺某祥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并处罚金3万元,其余人等被判处缓刑。

“大家伙儿以为她是我母亲,也有人猜是我婆婆。我一直没说破这层关系。”卢湘君解释,“当年既然答应了为她养老,我就要兑现承诺,负责到底!”

“这一次疫情来袭,暴露出了我市在医用防护服生产链上存在严重不足,没有企业能真正生产医用防护服,没有自己的品牌。”这位负责人说,我们正全力争取符合条件的防护服生产企业获得国家有关部门“内销”资质认证。截至2月9日,通过湖北省疫情防控指挥部开辟的“绿色通道”,又有73家防护产品生产企业获批生产,主要生产口罩、隔离服等防疫紧缺急需产品,还有30家正在认证中。

今年2月初,老太太不慎跌倒骨折。疫情正严重,小区又封闭,卢湘君夫妻俩火急火燎。电话远程求助,医生朋友指导,跑遍药店买药。医院的电话,打了一遍又一遍。终于担架上门,将老人抬进病房。病房在3层,检查在楼下。叶兆富借了担架,和亲戚一起,把老太太抬上抬下做检查。老太太躺在担架上,瞧见“女婿”满头大汗,心疼得嘴上连叹气,眼中泛着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