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进展!爱康国宾已进一步提供国信证券分析师涉嫌违规的相关材料

据爱康国宾微信公号11月19日消息,爱康国宾配合深圳证监局提供国信证券分析师涉嫌违规的相关材料。

2020年2月16日,武汉红会医院,邓新财的隔离衣上写着“O₂”。(陈卓 摄)

鉴于上述研究报告存在诸多虚假内容及刻意编造误导性信息,爱康国宾体检管理集团有限公司(“爱康国宾”)于2020年11月8日向国信证券发送了《律师函》,要求国信证券对相关问题进行书面答复。

爱康国宾期待相关部门能本着维护证券市场秩序和保护投资者利益的目标,履行监管职责,对此事做出公正、公平的处理决定。

但令人遗憾的是,在收到《律师函》后,国信证券仅通过公开渠道含糊地表示“报告本身的逻辑并非讨论相关公司间存在合作等可能性。可能各方对文本的个别表述解读不一致,进而产生了一些误会”。对于国信证券的前述回应,爱康国宾无法接受,该份研究报告的内容并非“文本的个别表述解读不一致”,而是存在明显的虚假及误导性陈述。

爱康国宾健康体检管理集团有限公司

今天是2月16号,医院正式启用了两个大型氧气储气罐,管道氧气非常充足了,但是为了防止故障和保障少数新改造的楼层病床,每天都还是会有六七十瓶氧气的使用和备用量,所以我这个O₂会一直坚持下去。(陈卓 摄影报道)

2020年2月16日,武汉红会医院,邓新财用拖车拖着氧气瓶一路小跑送到隔离病区。(陈卓 摄)

国信证券下属分析师谢长雁、朱寒青于2020年11月6日发布了证劵研究报告《大跌事出有因,探寻阿里战略》,并且转载于微信订阅号“GuoshenHealthcare” (该微信订阅号声称为国信证券经济研究所运营的唯一订阅号,版权归国信证券所有)。

爱康国宾注意到,2020年10月9日,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提高上市公司质量的意见》。当前,中国证监会正在扎实推动提高上市公司质量工作。与之相应,今年以来,中国证监会修订了《证券期货违法违规行为举报工作暂行规定》,并就《证券期货违法行为行政处罚办法(草案)》向社会公众征求意见。2020年7月7日,中国证监会江苏监管局公布[2020]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对于某证券公司的两位证券分析师因其所撰写的研报相关内容无法确认信息来源,分析师未能尽到应有的谨慎、诚实和勤勉尽责义务,存在虚假陈述和信息误导行为,而对其做出行政处罚。

我是医务科的工作人员,平时负责行政工作,刚回到单位的时候,我主要是协助耗材采购部帮助准备临床需要的物资,楼上楼下每天往返运送,哪里需要就去哪里帮忙。

应深圳证监局的约请,2020年11月17日上午,爱康国宾相关人员专程前往深圳证监局现场反映相关问题,进一步提供国信证券分析师涉嫌违规的相关材料,配合深圳证监局的调查。

2020年2月16日,武汉红会医院,邓新财在搬运制氧公司刚刚送到的氧气瓶。(陈卓 摄)

盾构施工场地布置利用BIM技术指导,避免人、机、料等出现交叉,形成合理场地布局,满足现场盾构施工需求;盾构施工利用风险管控平台、手机APP,风险预警系统进行数据分析及风险管控,及时调整盾构施工参数、保证风险源在施工期间的安全;盾构施工所涉及的换刀、平移、接收、解体等工法进行研究、集思广益,形成初期施工方法,经盾构资深专家进行指导,完善施工方法,并根据现场情况进行微调。最终完成“无侵限,无破损,无错台,无渗漏,无污染”的五无隧道,打造百年丰碑工程,服务首都人民,彰显央企形象。

春节前,我作为武汉红会医院的精准扶贫干部一直在武汉黄陂区的大屋岗村驻点,那时我也一直在关注这次疫情的消息和单位的情况。在得知医院作为新冠肺炎定点医院之后,需要人手,我立刻退掉了回甘肃老家的火车票,在1月22日那天赶回单位报到。

2020年2月16日,武汉红会医院,邓新财在隔离病房换氧气瓶上的流量阀。(陈卓 摄)

2020年2月16日,武汉红会医院,邓新财在搬运氧气瓶时遇到患者去检查,赶紧让路。(陈卓 摄)

2020年2月16日,武汉红会医院,邓新财在搬运制氧公司刚刚送到的氧气瓶,十几个120斤的氧气瓶运进电梯,邓新财累的靠在瓶罐上。(陈卓 摄)

在上述情况下,爱康国宾于2020年11月12日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证监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深圳监管局(“深圳证监局”)以及中国证券业协会进行实名举报,请求对国信证券分析师谢长雁、朱寒青涉嫌传播虚假信息、误导投资者事宜开展调查,并依法予以处理。

制氧公司每天把满装的氧气瓶送到一楼,我要从一楼再转运到各病区,最多的时候,我一天搬了快200个氧气瓶,几乎每天身上都要汗透。 到现在我已经连着干了半个多月,不管是早上,晚上,或者半夜,只要制氧公司送到医院,我就马上再转送到各病区,每天上十几个小时的班,累了我就在值班室睡一会,回家洗澡换衣服都是抽空去,还要电话询问各科氧气瓶 ,以保证各病区氧气足够用。穿了隔离衣大家都长一个样子,每次我的隔离衣正反面都写了个O₂,这样同事们就知道我是干啥的,现在同事们都叫我O₂。

这是一个体力活,一个灌装满的氧气钢瓶大约120斤重,加上每天要穿着隔离服在各隔离病区往返,是个高危任务,医生和护士们每天都很累了,她们大多都是女生,氧气瓶的流量阀很难装,为了保障每位患者的治疗,我还经常需要帮他们换流量阀,虽然很累,但是看到患者吸到氧气后能够更舒服一些,我觉得我做的都是值得的。

因为我们医院是发热患者定点医院,所有病区都改造成为隔离病区,入住的新冠肺炎患者对氧气的需求量很大,作为支持治疗的主要手段,患者24小时都需要高流量的氧气,医院原有的供氧管道已经到了极限,但还是不能满足患者对氧气的需求,只有大量的使用瓶装氧气。

我是个90后男将,年轻,身体还不错,所以每天把氧气瓶运送到各病区和回收空瓶的任务我主动承担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