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评论台当局炮制“信息瘟疫”用心险恶

台当局炮制“信息瘟疫”用心险恶(望海楼)

连日来,一些境外媒体和无良政客对于新冠病毒发出种种不负责任声音。这些恶意信息甚至“阴谋论”甚嚣尘上,如果任由它们在网络平台上蔓延扩散,只会助长民众恐慌,故被世界卫生组织称为“信息瘟疫”。让人心寒和齿冷的是,不少“信息瘟疫”就堂而皇之地出自台湾地区,不信且看——

现在,桑岭摸索出一个促进睡眠的办法,每天睡前做一会儿平板支撑和俯卧撑,通过一些肌肉训练,让自己解压、放松。

马来西亚对华事务特使陈国伟也说,中马关系正处在历史最佳阶段,这是两国人民共同努力的成果,值得被铭记与珍惜。

说到底,台当局见猎心喜,摆明是拿疫情当工具,炒作“恐陆仇中”气氛,上演“以疫谋独”戏码。为了遂行政治私欲,不顾吃相难看也要趁火打劫。这种行为,不但毫无同胞间血浓于水的情感流露,连最基本的人道关怀都付之阙如。如此走火入魔的表现,一方面充分说明,台当局鼓吹的所谓“民主”“人权”,是多么“双标”和虚伪;另一方面更彰显出来,“台独”行径伤害两岸同胞的感情和根本利益,是比病毒更“毒”的政治瘟疫!

39岁的桑岭是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广州呼吸健康研究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隶属于钟南山院士团队,也是第一批驰援武汉的外省重症医务人员。

在随后的战斗中,桑岭也在反复地告诫自己,“首先要认清楚现在的形势,安静下来,看看自己到底缺什么,能不能找人帮忙,然后再看看还有哪些东西可以通过自己的能力改进,凡事都得一步一步来。”

“台独”媒体和绿营“网军”公然诬指“中国研制肺炎病毒作为生化武器”,公开宣称“中国是威胁全人类健康的元凶”,叫嚷“把全中国当做疫区来处理”。台当局“行政院长”苏贞昌一开始就带风向说,“中国武汉发生疫情害惨全世界”。世卫组织宣布将新冠肺炎命名为“COVID-19”后,台当局和部分媒体却故意对着干,继续称之为“武汉肺炎”乃至“中国病毒”。

(作者为本报评论员)

本次活动由马中友好协会主办。活动现场还举办“澳门回归图片展”,并发布了《中马建交45周年纪念画册》。

其实他们无意探讨新冠病毒的来龙去脉,更没把心思放到民众健康和福祉上,只是希望操弄政治,搅动情绪,按照一己之私肆意恶化两岸关系。就在世界各国各地区纷纷表示将力助中国大陆抗击疫情的同时,民进党当局都在干什么呢?禁止口罩出口大陆,阻碍在鄂台胞返乡,关闭两岸“小三通”,拒绝陆配子女回台。对声援大陆抗疫的台湾人士,党同伐异施行舆论霸凌;对大陆及时通报视而不见,谎称“被排除在世卫组织之外而错过疫情”。如此种种,不一而足。恶行恶状,毫无执政水准,跌破人性底线。

除医护人员短缺外,医疗设备也捉襟见肘。转入7层的病人,几乎都需要呼吸机,由于金银潭医院运转的呼吸机突然增多,导致医院氧气站提供的氧气带不动呼吸机,桑岭只能和团队的医护人员去搬氧气瓶来供给。

马中友好协会成立于1992年,由马来西亚各族、各阶层人士组成,其宗旨是促进两国各个领域的交流,推进两国人民的传统友谊。(完)

农历腊月二十九,只身一人从广州辗转到武汉后,桑岭一头扎进武汉市金银潭医院,迄今已有40天。

桑岭觉得在金银潭医院工作的过程,就是解决一个又一个困难的过程。ICU病房收治的都是重症患者,对大夫来说,救治的压力很大,每一个处置都关乎生死。一个多月下来,桑岭自己的经验是:把控住每一个细节,做好每一件该做的事。

伊朗革命卫队表示,这次袭击是对伊朗指挥官苏莱曼尼遭美方击杀的报复。

马中友好协会会长马吉德、马来西亚上议院前议长曾永森、马中友好协会永久名誉会长陈凯希等也出席了当日的活动。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刘昶荣

随着驰援武汉医护人员的增多,现在桑岭所负责的医疗组已经有4-5名医生了,但并不都是ICU医生,心内科、外科等科室的医生也都被调配过来援助。对此,桑岭摸索出来的方法是,让一名ICU医生搭配一名其他科室医生一起工作,ICU医生负责制定医疗方案,其他科室医生负责执行医嘱,保证治疗方案落实。

对重症患者的救治,其实业界已经有了成熟且规范的诊疗指南和相关共识,“只不过刚开始由于人力不足、队伍不齐等原因,很难到位”。

各地驰援湖北的同伴的到来,让桑岭的工作压力得以减轻,他所负责的病区近期已开始出现空床。

当被问及在武汉援助一个多月,有什么感慨最想分享时,桑岭说:“希望疫情结束后,医生可以得到患者更多的尊重和理解,一时的英雄行为是不会长久的,只有持续的理解和尊重,才能让这个行业越来越健康。”

更有甚者,为了达到丑化大陆的目的,岛内有些人无视大陆方面在抗击疫情上所展现出来的强大组织动员能力和疫情防控的明显效果,不断攻击大陆的政治体制和社会制度,挑拨离间台湾民众对大陆的好感。从绿营政客、绿色媒体到当局豢养的网军,不断恶意捏造、大唱反调、冷嘲热讽、散播仇恨,释放各种“信息瘟疫”,其险恶用心昭然若揭。

桑岭和另外一名医生各负责一个医疗组,每个医疗组负责8张床。当天,桑岭这个小组,包括他在内只有4位医生。按照相关标准,ICU里的医患比是1∶1,而他们当时是0.5∶1,其中还有一位医生是其他科室来支援的。

马来西亚交通部长陆兆福表示,马中是好朋友、好邻居、好伙伴,相信随着一系列标志性项目恢复建设,两国的经贸合作将展现更多活力。他亦期许马中友好协会等继续扮演好桥梁角色,将两国的友好与合作推上新台阶。

作为最早定点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医院,金银潭的医护人员此前已高负荷工作许久。简单的交接之后,7层病房就成了桑岭的“战场”,这里16张病床收治的都是极为危重的病人。

在这一个多月的战“疫”中,与新冠肺炎较量的难度远远超出了这位重症科大夫的认知,但他始终坚守在金银潭医院南楼7层病房,全力救治患者,“如果不尽心尽力,内心会不安,晚上都没法睡觉”。

第一天工作结束后,他就感到身心疲惫,没想到这场战斗会如此艰难。晚上,他拨通了钟南山院士的电话。钟南山院士除了给出一些诊疗建议外,还对他说,“静下心来,我相信你可以。”

现场发布《中马建交45周年纪念画册》。陈悦 摄

然而,桑岭心里的压力却没有减轻。对桑岭来说,内心最痛的是,他的病人中,有一些是同行,他们是疫情初期坚守在战“疫”一线的那一批,因为过度疲劳,身体免疫力下降而被感染。

如同岛内有识之士所言,病毒才是两岸共同的敌人。某些人非要跑偏、走歪乃至逆行,释放“信息瘟疫”,顽守“台独”立场,充分暴露出其灵魂深处的丑陋程度,更让有良知的人们看清了“他们与恶的距离”。有道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一小撮背道而驰的人,趁机制造点杂音,耍点小聪明,弄点小动作,终究无法改变两岸血浓于水的事实,无法改变两岸终会统一的大势。大陆有能力、有信心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更有决心、有能力挫败各种“台独”活动。谁一意孤行,谁必将自食恶果!

氧气瓶一人多高,“16张床就意味着16个氧气瓶,平均每1-3小时就得换一个。而且每位患者都是危重症,我们得打起百倍的精神,一刻也不能疏忽。”桑岭说。

刚到金银潭医院的时候,桑岭几乎每晚都无法顺利入睡,“明明身体已经很疲惫了,可就是睡不着,觉得胸口像有什么东西压着,精神压力很大”。

在没有有效抗病毒药物和治疗方法的情况下,桑岭认为重症患者医生的责任就是尽量给患者提供生命支持,然后进行基础病的治疗,“把人缓过来,让他的免疫力提升上来,再攻克病毒。”

除夕一大早,桑岭和另外3位前来驰援的医生走进金银潭医院南楼,那里的5层、6层、7层专门收治新冠肺炎的重症、危重症患者。其中,7层收治的病人最为严重,在他们来的前一晚,有4位新冠肺炎患者不幸病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