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企互助成就战“疫”佳话

2020年初,一场疫情出乎意料的出现在全体中国人面前。在新型肺炎疫情蔓延下,多个行业遭受冲击,身处其中的企业更是不可避免,企业遭遇巨大的困难,销售断崖式下跌,企业资金流吃紧,背后无数的农民工兄弟,更是长时间无法复工,疫后就业难保。

解危难是我们集结的号角,稳就业是我们肩负的责任。民生银行地产金融事业部领导靠前指挥,及时制定帮扶政策。深圳二部全体员工更是立即响应,居家办公期间便积极联系企业,摸排需求,分类施策,制定纾困方案。客户经理、风险经理冒着疫情去异地抵押取件,只为早一天放款;“从严审批、从快发放”,仅用1个礼拜,便完成合同法审、远程视频签约到放款的全流程。 

在深圳二部全力冲刺下,分部年后加紧业务办理,极大缓解了当地企业资金流紧张的状况,为实现快速复工,稳定就业打下良好基础,为打赢这场战“疫”做出了贡献。银企互助,同仇敌忾,成就了一段战“疫”佳话。

邢凯:A股给的估值最高,最方便,也便于上市以后的资本运作,这是首选,至于港股和美股去上市大部分是属于无奈的选择,比如烧钱类的互联网公司在目前的资本规则下未盈利,而且也有一些理念不被监管层接受,在美国就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中国去美国上市的企业里边除了互联网企业、大消费行业还有之前可能有一些P2P进创新的公司作美股市场有略好一点的表现,其他在美股的表现是很差的,我有一个客户今年刚从纳斯达克摘牌回A股,他有五个亿至八个亿,在美国市场平均交易量在五百至六百万,他是做新能源的行业,当年去上市也就是一个无奈的选择或者是有把资产往境外走的需求,就这个企业回A股以后,今天会宣布他给他的市场估值大概是有将近一百亿,港股市场原来也是作为美国和中国股市中间缓冲的地带,那儿的规则相对比较开放,过去很多民营企业像煤炭、房地产去美国上市,还有做资产运营类的公司,盈利性的你就可以上市,非盈利性的你就不可以上市,未来经济环境香港市场香港可能要被深圳取代代替,未来深圳市场可能会取决大部分的香港市场,这几个市场不同的区分,我们判断第一个能上A股一定上A股。第二个你觉得在中国不好,你想变成美元资产那你去美国或者是去香港,大概就是这些。

可是,当她第一次见到红十字会残疾人士之家(Red Cross Home for the Disabled)的住户时,她还是十分吃惊。这里的几十名住户,多数是脑瘫病患,他们在出生时因缺氧、高烧或后来经历了严重的事故,生活完全不能自理。除了智力受损,不少病患的骨骼生长不良、畸形,四肢翻折弯曲,甚至无法自行翻身。

江鹏程:我一直在分享华软资本的投资策略都比较坚持我们是相对保守的投资风格,在我自己的投资理念里面认为股权投资应该是穿越市场周期的投资品种,因为本身比较长期,一定会遇到行业的高潮低潮期,作为长期投资人来说,华软今年也是第十一年了,我们关注企业核心竞争力是什么样的,是不是合理的价值,这就涵盖了两个点,一个是不是好的公司,好的价格,这个基础上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我自己的投资判断标准应该是一致的,单从投资策略来说去年也跟以前没有太多的差别,在去年符合我们标准的标的可能会更少而已  我们会少投一些有一些年度符合标准的就多投一些,这个是我们自己的投资理念。

与此同时,疫情防控期间,在内蒙古全区医疗卫生事业单位公开招聘时,对参加疫情防控的一线合同制医务人员(含医、药、护、技),所在单位可降低招聘条件进行招聘。年龄可放宽至40周岁,学历最低可以到国民教育序列大专,但不得突破卫生行业职业准入对学历的要求。对旗县及以下医疗机构招聘时,可以采取直接考察的方式进行招聘。(完)

她说,“我觉得自己的生活不错,身体状况也很好,是时候回馈社会了。另一方面,从医院退休后,我每天的生活就是看电视和睡觉,很无聊,需要一些事情来打发时间,保持头脑清醒。”

此外,工作人员也会不定期带住户外出,去摩天观景轮、动物园等景点参观,或者是邀请义工来为住户表演节目。

跟这些住户朝夕相处,自然有很多故事。李桂鸾忆述,曾经有一个开朗乐观的女孩,和她相处融洽,还相约周末有活动一起去参加。

黄东员说,“我们每一名工作人员都要充分了解住户们的习惯,尽量让他们拥有较高质量的人生。”(王晓亚)

李桂鸾认为自己在工作中已见过形形色色的病患,眼前的一切仍让她震惊,难以忘却。她毅然选择留在残疾人士之家工作,照顾他们,这一做就是15年。

第三个我们投资增长企业,投资肯定是要看未来的,尤其是一级市场的投资,我们的退出三年,五年,甚至十年以上,这种情况下更关注的是行业的成长和企业自身的成长,尤其要关注到成长性的行业里面,在存量市场当中一个没有增长的行业当中企业要获得高速的增长往往要经过激烈的厮杀取得别人的市场份额获得的,在高速成长的行业当中大家都有饭吃,我们投资的原则要关注好成长的行业当中去。

巫建军:我们尚颀资本观察的行业因为汽车行业是大工业制造业,覆盖的也比较广,基本上把医疗以外的其他行业都有所涉及,目前汽车行业有一些困难,也是中国作为制造业大国的缩影,汽车行业存在的问题直接反映了中国经济结构的困境,这个背景下我们也谈2019年我们的策略,一方面我们之前从2011年尚颀投资成立以来几百家企业包括细分的没有投资过的跟踪行业的变化,我们看项目比较多的会把2019年看的项目跟我们之前看过和投过的进行比较,比较的过程中每家机构看项目的时候每家机构都有自己的分工模型,在这里面中国人民币基金大多数还是成长型的投资策略,大部分都是机构还是会以一个合格IPO作为自己的判断标准,过去很多年大家都会在证券环节,投资决策环节价格怎么样,各方面能不能达到IPO的标准,在接下来注册制的推出,从变成IPO回到这是不是一家好的公司,一段时间大家对公司内部的权利结构,公司内部的管理层,股东和内部的政治生态,大家不是关注这个的,大家关注的是内部乱一点没关系,未来回到这样的常识,大家都要关注高管、股东层他们的行为,他们的架构,谢谢。

岂料女孩没等到周末突然发高烧,一夜后离开人世,让李桂鸾十分震惊。她后来利用休息日去参加了女孩的葬礼,送她最后一程。

红十字会残疾人士之家成立于1952年,前身为红十字会残疾儿童之家,用以照顾患有小儿麻痹症(poliomyelitis)或婴儿瘫痪的儿童。

徐斌:2019年宏观经济都不是太特别,从我们投资规模来说肯定是在投资的策略、投资逻辑肯定跟前几年火爆的时候有不同的见解,请各位嘉宾谈一下你在2019年投项目策略上面的差异化在哪里?

江鹏程:华软投资最主要的退出方向还是在A股,我们也有一些项目在美国,在香港完成IPO的,我们现在还有一家做IPO的审批,在香港我们也有几家已经上了,我自己的判断这几个股票市场估值逻辑是不一样的,相信大家都有共识,针对我们为不多国外上市的案例,我的感受这个市场和IPO企业要有一些配合的地方,我们在香港上市我们业绩比较好的公司因为他最后的利润水平已经很高了,估值超过十个亿的净利润了,香港是比较适合他的地方,相反另外一家本身利润在两个亿左右的公司,在香港投出去最后退出和我们投资差不多的估值也就十来倍左右,不同的地方对于企业估值的判断是不一样的,在退出的时候挣不挣到钱我们都要仔细的考虑我们究竟是哪一个地方完成上市。我们现在以人民币为主的投资机构最主要的战场还是在A股,不管是科创创业板还有中小板主板,都会去看他们在这个市场上是不是有核心的竞争力能够持续的发展,当然很特殊的情况受到政策的限制不得不选择在国外去完成上市的时候,这个时候也得看我们在最初选择企业的时候核心竞争力是不是仍然存在,盈利能力是不是持续的增长,这样的企业在国外上市也会有相对好的回报,预期可能就得降低,相对于我们来说等同于在国内A股做并购的预期这样比较合适一些。

约四成住户会有家人偶尔来探望,极少数的,已经完全联系不上任何亲人了。住户年龄介于7岁至55岁,残疾人士之家一般会照顾他们直到去世。目前也有70多岁的住户,在这里已经住了30多年。

据了解,在高级职称评审中,参加支援湖北和内蒙古区内收治确诊病患定点医院,直接参与新冠肺炎疫情医疗救治的一线医务人员,在任现职期间可不受单位岗位职数限制,提前一年参加职称考试、评审,免专业实践技能考试成绩,基层服务经历、继续教育、进修学习等要求。其在防控救治一线的工作总结、专题报告或病案分析作为晋升职称时的重要业绩成果,在评审时予以倾斜。受到自治区级及以上表彰奖励的,可不受年限限制,直接申报高一级职称评审。

难找到看护 住户才被送到残疾人士之家

李桂鸾提到一位住户吴权耀(27岁)时,面露欣慰之色。她透露,吴权耀是一个不幸却开朗的孩子,他的妈妈一直坐在轮椅上,爸爸不知在哪里,只有一个哥哥偶尔会来看看他。不久前他妈妈去世,李桂鸾推着他去了葬礼,虽然不知道他明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可以看出他很难过。

雷杰:我们的投资理念概括为三条,第一条是中后期投资,第二期是投行业龙头。第三个关于成长型的行业,这个跟我们团队是相关的,为什么只投中后期我们团队主要是从证券公司投行出来的,早期项目判断我们是比较吃力的,对中后期项目的判断、退出项目的判断是非常具有优势的,我们通过大数据分析对中国市场的早中后期项目退出我们做了比较分析,做早期投资成功概率是比较低的,作为创业机构我们投中后期项目从回报的稳定性,从风险的可控性要更高。

约四成住户有家人探望

雷杰:2020开年,2020、2021都是股权投资一级市场的黄金时期,因为科创板已经推出了,创业板今年下半年推出,并购放开,减持放开,大家都看到了,国家政策鼓励能从市场拿钱就拿钱吧,政策的门槛越来越低,对股权市场是黄金时期,这两年绝对是黄金时期。

巫建军:2020年是在叠加重新确定的过程,会给很多企业造成很多困扰,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对团队的判断、行业的判断要追求透明度、确定性,如果没有办法确定,就尽可能的谨慎。

江鹏程:这个问题我刚才已经说了我们华软坚持的策略,在上台之前跟雷总我们一块聊碰到同一个项目,在看同一个项目,也是估值非常高,要到科创板,两边都有意向,两边都给这个公司谈了很长时间,价格还是下不来,我们现在达成的共识就都放弃了,这个还是跟我们的策略有关系,你怎么样判断一个公司他在一个短期时间突然的爆发,我们希望的股权投资是跨越经济周期的项目,从他投资到我们最后退出是相对比较长的时间,怎么着也有两三年这个是必须的,这个过程中我们要尽量排除掉短期的影响,否则就失去了我们自己坚持的基本原则。

第二个投行业的龙头,因为现在经济下行,去产能,供给侧改革等等一系列政策的组合拳对我们很多行业的腰部企业打击是非常大的,头部企业往往从中获利,我们去年投的科创板上市的一家企业他是细分领域的龙头,这几年他的利润都是翻倍的,2019年增长了两倍,其他腰部企业都关门了,产能就集中向行业的头部去了。

巫建军:大家好,我是尚颀资本的巫建军,目前投资企业有11家上市,我们目前投资的项目主要还是围绕汽车产业链相关联的领域,谢谢大家。

邢凯:其实科创板去年刚出现的时候有一波政策红利,大家在主板,中小板比较低迷的时候,国家出台了一个注册制为限令特征的科创板,大家预计科创板的政策红利未来有一年到两年,整个政策变化很大,科创板往注册制发展,现在主板,新三板,各个板块都在往注册板的方向努力,很多企业我们算了一下至少70%的企业在科创板上市的前几天股价有几天是开放的,正式有跌停涨停算起,现在75%已经跌了一半,从那一阵的角度来说来对标科创板,如果说这个企业有价值,有成长,有发展我们是可以考虑的,确实在有些科创板上市之前跟他谈,按照他的价格我们也答应了,但是从整体来讲确实是存在这么一个情况,包括一二级倒挂,现在也存在着很重要的原因,咱们国家宏观经济政策还有各地政府的政策有关系,因为现在政府的投资基金分两类,一类可能是想投一些国家新兴产业的,比如芯片,芯片产业的估值很高,这些基金也不计回收成本,只要把企业建立起来,有一定的产能就可以,就是各地政府的业绩和成绩。第二个还有各地地方成立    招商引资的基金,有一个企业我可以给你拿钱,政府的钱算到最后只要给我银行活期存款的回报或者是本金的回报我就可以投你,投完以后三、五年之后把我的本金收回来,像这样情况的企业,我们单纯只是财务投资人,对他来说财务投资人他就给你很高的估值,如果是其他方面对他有帮助,我们也是遇到了一个高估值的,我们做了几项服务,第一个我们给他找到便宜政策补贴的钱。第二个我们给他协商银行贷款。第三个我们承诺他上科创板以后战略的配套份额我们帮他实现,我们提供综合的服务,投资的价值有一些协议安排,投资价格比他纯财务投资最后的价格要低一半,这个市场倒挂的情况或者是科创板引起估值升高的情况,我们得综合来看,我们也得想办法,企业也得想办法,现在投资越来越复杂了,现在他对所有人的监管,所有资金往有技术产业流动的时候,对他来说他肯定要选择更好的,未来投资是需要越来越多资源整合,费劲的事,不像是过去我们很多十年只要我们有钱,只要我们看好了企业,我们给他打好关系,最后给他一个合适的价钱,未来更多的是资源整合。

江鹏程:华软资本做今年11年,也在总结做对了哪些,做错了哪些事情,去年融资环境很差的情况下我们也有突破拿到保险基金近十个亿,    华软资本这么多年的优势或者是长处,要严守自己的能力边界,坚持自己的核心投资策略,这个是我们希望一直坚持的事情。

雷杰:我们去年有一个在纳斯达克,股价表现并不是很好,我们现在投资的企业选择A股,个别投资企业原来在国内上市有一些障碍,他们选择了去美股,作为投资机构来说包括企业的老板来讲很难赚到钱,我们独特的产业政策的影响造成真正好的公司在A股上不了市,BAT,最近这些ATM等一系列,全都是美股或者是港股的,国内资本市场的制度设计接纳不了这些企业,同时我们的产业政策造成我们A股的公司以制造业为主,我们要赶超自主可控,制造业是我们最核心的部分,A股大部分是制造业的,现在国家也意识到这个问题,科创板还是制造业核心科技的加了一些生物技术这方面的,创业板今年要推出,从现在了解到的情况来看创业板会接受一部分的模式创新和消费类的公司,前两天说我们餐饮企业有很多好的现在都出去了,前两天过会一个不怎么样的餐饮企业,像海底捞出去了,真正好的企业都出去了,为什么我们常年回报不高?我们大部分公司的质量不高,上市公司的质量不高,中国有很多很好的公司但是不让上,举个例子,中国最好的公司是中国烟草,一年一万多亿的利润,这家公司如果上市真正能够给老百姓带来丰厚的回报,但是不让上,现在也意识到这个问题,制度设计的时候,资本市场是要干什么,是注重推动国家产业发展还是说要把好的公司留在境内给投资者创造回报吗,创业板会把好的公司留下来,现在在鼓励我们的企业有部分想出去的在劝他们,创业板马上要到来,有可能我们的创业板给你留一个口,A股估值已经高了,没办法,人民币不能自由流动,我们就是一个堰塞湖,房价、菜价高,人民币不能跨境流动,所以国内的资产价格就是高,哪天猪肉价格上市的时候,比美国便宜的时候,可能我们股票的价格也会下来,这是更大原因造成的,我们还是主审A股,主审国内的投资资本市场,我想这是对大家最有利的选择。

“不过我认为他们需要一个会讲华语的护士,我还会讲潮州和福建话,方便和说方言的病患家人沟通。”她说道。

主任谢玉枝受访时透露,这里的住户通常是因较难找到看护者才被送来的,他们的父母也许太过年长或已经去世,兄弟姐妹又没有能力照顾。

苏震波:我们是一个医疗投资机构,比较幸运的是这个行业是比较长青的行业,目前为止看不到任何的天花板,2020年我本身在美国来看中国和美国中国走到今天,现在就像美国三十年前腾飞的那个节点,我们是非常接近的那个节点。

李桂鸾没有想过何时退休,如果残疾人士之家要她退休,她就会离开,毕竟子女都很孝顺,尊重她的工作意愿,也给她钱花,生活不成问题,并非是为了薪水而工作。

徐斌:各位都把各自的投资策略做了一个分享,杉杉前几年看待策略是以模式为主,以财务数字为主,2019年我们更关注跟自己产业相关的公司,我同事更注重产业赋能,对被投企业进行真正产业资源的疏导,也是他很好的成长的机会,刚才讲了不同的投资策略,讲到投资一定会讲估值,价值买的贵一点,卖的低一点,就不赚了,去年我们做投资也面临很多严峻的问题,接下来看的上的项目价格是最难谈的空间和机会,各位在科创板推出来的情况下,你们在投资的估值趋向是什么样的思维?

“现在这里的男女成人床位都已几乎满员,孩童床位暂时没有人,从某种角度来看,这是一件好事。”

任煜:我们盈科资本主要是人民币基金,主要还是紧盯着A股,我们确实有一些尤其是生物医药的项目,他在投资初期早期也是受他的架构影响,而且从创始人的意愿来讲,愿意在美国或者是在香港上市,尤其是之前香港出了在生物医药方面比较好的政策,有的项目是报香港去的,除了生物医药类的项目大部分科创类的项目我们主要的目标还是A股。

任煜:去年其实分成两个部分一二级倒挂的时候,确实很多项目坐地起价,我们也有几个项目都谈到最后的阶段,坐地起价估值没法谈了,到下半年的时候又有变化,资金链紧张,有资金的情况下要么是国家队,要么就是国企队,好项目是有差异化的,我们着力挖掘有差异化的好项目,也给他配一些资源,在这种情况下还是维持我们对估值上面的要求。

雷杰:大家好,我是龙马资本董事长的雷杰,龙马资本是中央财经大学和创业板第一批28家上市公司共同合作打造的股权投资平台,目前管理规模在两百亿左右,以中后期的投资项目为主,我们团队基本上是从投资银行或者是从其他金融机构出来的高管。

她说,“他经常会对我笑,我会问他‘妈妈在哪里’,权耀就会开始画画或者比手画脚,回答我‘在天堂’。”

苏震波:估值是一个很艺术的问题,对我们机构本身影响不是很大,我们做早期的,我们投的时候我们五千万,一个亿,对我们的影响不大,我们做早期机构我们对企业本身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后期包括pre IPO,IPO,尤其是pre IPO选择的时候就会有体会,我们自己对估值是卡的比较严,对于企业来说他的价值是有他自己成长的规律,每一个不同的阶段都会有他自己的需求,投资机构也有投资机构的观点,最根本的东西还是要回到企业本身,从我们的角度来说企业的价值很重要,不同的资本市场起起伏伏很正常,我们做早期投资周期很长,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选择的问题,现在即使去年我们说资本市场的冬天我们有好的上市企业融资,现在不像之前那么容易,最后都是能够融到的,利润已经出来了,成长非常好,对估值的情况我个人的观点从机构和企业来个方面来说,对企业来说是选合作伙伴的,尤其是早期,对pre IPO有他的标准,投资机构,如果只是给钱肯定是拿不到的融资,毫无疑问,他选择的面很多,谈判还是有不同的逻辑,我们去年投了一个企业,利润体量接近一个亿了,谈到后面就会发现投资机构带来的不只是钱,产业的思维还是很重要的。

李桂鸾是残疾人士之家最年长的护士,她平时主要是帮助住户清点药物,督促他们服药。此外,如果有住户突然出现健康状况,她也要决定是否送他们就医,以及负责观察和跟进。残疾人士之家没有常驻医生,因此她必须时刻关注住户们的健康状况,有时也会喂她们吃东西。

雷杰:跟江总有同感,去年受科创板估值爆涨的影响,有些一级市场的项目参照上市公司的估值坐地起价,这是对投资机构来说是一个风险,也是不利的。另外一点去年因为募资难很多投资机构也没有钱,二者相互对冲市场能够达成均衡,这里面增加一个变量就是国资和央企,刚才跟江总谈到这个项目,国资在里面,占了大头,一锤定音,各地的产业基金,还有央企的基金,他们不完全以挣钱为目的,以扶持某个产业发展,以执行国家产业政策作为自己的使命,对市场产生了很大的扰动,这对我们以挣钱为目的的,我们都是以挣钱为目的的,钱越多的机构确实不以挣钱为唯一目的,这对市场产生了比较大的扰动,他们钱多,人不能说傻,但人就是不以挣钱为目的,对一级市场产生非常不利的影响,这个市场要恢复平静的状态,可能还需要再过两到三年,要看到国家级的大基金投资业绩如此之惨之后,可能就没有人把大把的钱给他们了,现在有些国家级的基金已经看着惨不忍睹了,再过两三年,让这支力量逐步的消退之后我们对估值的判断,这个不是我们判断的技术,是我们错了,还是市场错了,我们都没有错,错在我们还有一个严重的非势场的力量在里面起作用,而且在起重要作用。

徐斌:去哪里上市还是取决于被投企业真正的诉求,一味比较哪里上市第一第二还是根据公司各自的情况。最后请各位嘉宾用一两句话对2020年的投资展望做一个总结。

以下为“2020融资中国资本年会”中,“产业整合,投资硬核”论坛环节中的精彩演讲实录,由融资中国整理。

另外,对确需紧急补充医护人员、疾病控制等疫情防控工作人员的,可开辟绿色通道,简化程序,采取招聘单位网上面试、考察等方式,直接招聘聘用,以保障疫情防控工作急需,相关招聘手续可待疫情过后补办。对在隔离病区内临时聘用的医护人员,可直接转为合同制人员。

一些病人无法用语言表达需求,全靠护士细心观察,有时李桂鸾做的事情符合他们心意,住户们还会竖起大拇指称赞。

巫建军:中国去年前年有一波本书叫做枢纽,中国的产业结构和发展阶段和海外有比较大的待查,是五到十年甚至是十五年的差异,包括我们资本市场投资人的结构,产业结构跟海外有很大的差异,虽然说贸易战的背景上面中国制造业有很大的压力,但是整个产业在中国,未来很多细分行业在我们的地方政府帮助下,欧洲很多的龙头企业都会进入中国的资产负债表去,中国比较传统的属于全球优势这样的制造业门类最完整的制造业门类,就会支撑一笔我们国内的企业在国内A股上市享受最高的估值,在这里你的交易成本最低,从这个方向未来随着注册制的推进,所有的资本市场,所有的市场都在追逐,优秀的企业家,优秀的上市公司,对于企业而言他的选择权就变大,无论是投资机构还是公司的大股东都会选择一个能够最看得懂的能够给他最大的一个估值的市场进行发起,这样鼓励了创新,鼓励了企业家,鼓励了产业整合,未来是市场化的方向,作为我们投资机构来说是很好的事情。

任煜:主持人之所以问到这个问题,在这个行业里面每个人都感受到市场变化的特别大,我们跟雷总的理念是特别接近的,我们在很大程度上以龙头投资为主,虽然这两年市场变化挺大的,从我们整个投资的策略层面变化并不大,我们专注科创产业龙头的方向上也收获的非常多。另外一个领域是在生物医药和医疗领域,我们在这个方向布局了60多家企业,当我们在行业里面我们是早中晚全阶段的布局,我们也发现了当你在这个行业里面布局非常多企业的时候产业之间的连接是非常有价值的,在这样的市场情况下坚定我们的策略。

残疾人士之家为特需者提供住宿、休息和日间托管服务,让看护者可以在日间得以休息。

任煜:大家好,我是来自于盈科资本的任煜,盈科资本是一家民营但是是混合所有制的企业,除了团队之外我们还有银行和国有企业的股东背景,我们主要投资方向是投科创产业的龙头,生物医药、节能环保、航空航天领域。

任煜:盈科资本非常重要的特点我们90%以上的资金来自于金融机构或者是大型国企,延续到2020年用两句话做一下2020年的展望,我们2020年继续做金融机构最佳资产管理人,这是我们的目标以及我们要做的产业龙头的重要战略投资者。

江鹏程:大家好,来了很多次融中的会场,我来自华软资本的江鹏程,华软资本是市场化民营的股权化投资机构,以中后期的投资为主,行业偏重于新兴信息技术和先进制造业,目前管理规模大概两百亿,一会儿再分享,谢谢大家。

巫建军:科创板的板块,未来板块之间的差异是没有的,这个问题不仅仅是科创板,我们现在面临估值比较高的背景上我们怎么获取项目,谈价钱,我想可以这么来解读,目前因为PE行业波动也比较大,目前能够存活下来的机构是在某个细分领域或者是有团队能力,或者是有产业背景在自己所关注的细分领域继续的发展下去,未来的投资是在某个细分领域垂直化的生态里面影响GP团队以后获得持续的项目,我们探讨这样的场景下面,最后谈估值的时候,核心起来说这个细分领域对你而言有透明度,同时这个团队的高管或者是创始人跟你之间是有共识的,在有影响力的细分领域没有办法把对中国经济发展的现状,和你能够赋予企业的东西说服给他,你纯粹是买一个案例,这个可能是跟你的职业声誉有负面影响的,因为你还会持续在垂直的细分领域继续的在这个方向做投资,如果能够再次坚持垂直领域,再加估值比较高的项目,把你自己对行业的理解,应用资源合理,为什么跟他一起共同成长,这是一个合适的投资,如果仅仅是拿了一个额度,是达不到共识的,我们要在某个细分领域与细分领域的标的企业达成共识,合作公司可以当成翻译官,把你对中国经济领域的理解传达给这个团队,让他开放给你未来发展的一个里程,谢谢。

苏震波:我们专注于医疗行业,我们的策略是比较简单的,我自己也是产业出来的,从我们的观察中国医疗产业跟欧美相比发展是很快的,至少在过去二三十年我们看到了一个完整的三个阶段,最早的抄,到我们做微创新到现在中国创新,变化是比较大的,从投资角度来说大部分都是早期投资,那么多年观察下来尤其是近两年,包括去年和前年我们看到有几个现象,第一个资本市场的一二级倒挂比较严重。第二个好的资产估值是永远都降不下来的,我们的策略没有有太大的变化,我们是发掘价值的机构,基本上我们很早期就会进入,让这个企业慢慢的长大,到资本市场,比如现在的科创板对我们来说无论怎么样,它成长下来估值的风险对我们来说是比较低的,这是我们的看法。

苏震波:大家好,我是来自于丹麓资本的苏震波,丹麓资本是比较新的机构,2018年成立,我之前是分享投资的合伙人,我们这个基金是专门专注于医疗行业的早期投资的,我们团队基本上是专注在这个行业里面的。

邢凯:新沃投资去年实际投资策略改变挺大的,去年宏观经济指标看来,去年的GDP大约维持在6%,刚到6%,我们私下里对上市公司、民营公司做过一些调研,今年平均民营企业的净利润平均下滑了30%,前期我们投的很多企业包括制造业,以前整个市场很好的时候,成长性很好的企业也出现了下滑,我们投资的策略偏向于保守,第一个投的比较谨慎,第二个要增强我们对投资企业的控制力,另外一个从明年预期经济大数据的预期,明年可能是国民经济中比重房地产和基础设施建设的比重会下降,明年可能是大消费,消费分级类的产业政策整个市场会出现一波很好的行情,我们赚钱有两块,一块是股权投资,一块是股权二级市场的收益,我们的出发点从二级市场上做的比较多,2019年+2020年消费分级市场的热点,我们很早从我们的客户里面跟一些大消费的公司成立了并购基金专门上下游产业的整合,包括最近比较火的网红带货,我们一个客户大概十二天有十一个涨停板,这个说明了一个很好的方向,二级市场是最敏感的,他对整个市场的投资环境,投资回报,包括你对价格的判断是很好的,去年我们也投了食品的化妆品的,包括网红带货的公司,从今年来看我们会有很好的投资回报率,现在也是围绕着上市公司的产业链来做,给我们公司提供一个很好的退出通道平台,未来的投资越来越有一个趋势,要把一级、二级联动考虑在一起,这就是我们新沃的投资心得。

行政经理黄东员(40岁)介绍,工作人员平时会确保住户的生活丰富又健康,一般早上起来,护士都会先为他们洗澡、剪指甲、擦保护皮肤的乳液和换药,之后带他们到户外去看风景晒太阳。

徐斌:各位做了精彩的分享,感谢各位参加论坛,也希望台下的观众有所收获,谢谢。

参加疫情防控的一线医务人员,取得高一级职称或符合聘任相应岗位条件的,可直接进行聘任。对部分医疗卫生机构没有相应空缺岗位的,可不受单位岗位结构比例限制,通过申请设立特设岗位予以聘用。参加疫情防控的一线医务人员申报专业技术二级岗位评聘时,可优先聘用。

邢凯:大家好,我是新沃投资的邢凯,新沃投资是新沃资本集团旗下的平台,整个集团是民营企业2011年进入市场,目前是综合性投资的集团,底下有股权投资、公募基金、管理公司,我们股权投资也投中后期,还有围绕着上市公司来做的产业整合的投资,目前管理规模大概是三百亿左右。

徐斌:二级市场高和低往往是作为次要的参考,从我们产业的投资角度来说坚持两个原则,要钱要的急的不投,贵的不投,这两点掌握好了,投的项目虽然好的没投到,但是投到的不一定赔钱,前面讲到估值问题,资本市场退出去有很多的途径,有港股、美股,我们有投的企业去香港上市,在香港上市退出很容易,但是退出比较艰难,大家判断一下,你们投的企业去港股、美股上市,你们的预测是什么,这两个市场非常透明,如果你投了按A股投的企业结果去了美股、香港上市你会怎么决定这个事情?

苏震波:对于资本市场选择我们还是比较看几个市场都有参与,我们投的企业都有上,我个人的体会就A股国内的资本市场无论是A股,还是科创,还是新三板,我们主要考虑两个问题,基本上我们专门是做生物医药的,生物医药也分几大类,做药的和做器械的是不太一样,利润体量比较大一点又红又专的企业,资本高一点,我们的回报也会高一点,对真正创新的企业目前我们看到A股的资本市场,有些科创板对创新的支持程度,尤其是生物医药领域,我们所指的创新药还没有利润的,他的研发管线都是领先的,作为机构投资人也好,个人投资人也好,有多少人能够真正看懂这样的企业,愿意给他估值,我们在海外美国除了创始人有很多人提到的创始人本身是海归,搭的就是这样的架构,还有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生物医药整个产业链尤其我们做VC、创新研发,很多是和大药厂合作的,在美国纳斯达克的市场无论是美国的对冲基金还是美国的药厂,还是美国的投资人基本上还是非常专业的,他们是有很专业的团队看这个事情,他们的流动性包括给创新的溢价反而比A股的资本市场要高,甚至就有很多我们看到一些真的挺创新的A股不一定上,对生物医药创新来说我们还是鼓励他们在海外,但整体来讲资本市场是在变化的,比如说港股我们最早的生物技术出来都比较谨慎,因为整个投资的结构包括我们跟美国的对冲基金做医药专业的基金在香港都没怎么设立,有的就设一两轮观察,最早上的那一批大部分不是真正创新的企业,是(英),从我们行业来说是和(英)比较像的近一年两年的时间非常快,我们看一些A股也一样,尤其是做早期专业医疗投资机构怎么变成好事,我们只需要观察他的变化,这是我个人的感受。

邢凯:2020年宏观经济包括各种预测会比2019年还要难一点,2020年是不确定性比较强的,我们投资一定还是看紧钱包,信奉现金流为王,另外有一些可投不可投处于关键发展阶段我们还是持观望态度,我们一定要看他今年的表现,在市场低迷的情况下他的核心竞争力到底表现在哪里,我们拭目以待,最终再决定我们是否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