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贾樟柯“用电影让世人看到中国人仍然站立着”

中新社柏林3月2日电 (记者 彭大伟)贾樟柯第一次来到柏林是1998年。那年,他带着处女作《小武》在柏林电影节论坛单元首映,一举成名。

时隔多年,贾樟柯又来到了他形容初到即有“回家”感受的柏林。

抵达柏林前,贾樟柯在新浪微博上发出了自己新片在柏林展映的日程,正文写道:“没有缺席,不应该缺席。”

最开始诞生了传统B2C的租车模式,这种模式流程繁琐、车型单一,而共享租车的核心是轻资产,何谓轻——运营方并不购置车辆,只做平台来协调车主和用车者之间的相互关系。类似电商领域的阿里巴巴,通过平台服务买卖双方,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模式的“轻”注定了它是“真共享”,为盘活社会闲置车辆资源、解决实际需求带来积极意义。

上线五年,凹凸租车建立起租客和车主之间的良性连接器和交易市场,保证车辆供给质量和匹配效率,目前匹配效率已经达到90%以上,平均每辆车月度交易频次达到4次。这些数据足以说明凹凸租车已有了强大的运营管控能力,以及对供需两端匹配效率的管控能力。

“我觉得这个时候电影应该存在,电影和人民一起存在着。”语毕,现场掌声雷动。

当然共享租车在用户体验上比传统模式更胜一筹,用户只需下载APP,注册成为会员,线上缴纳押金,找到可使用的车辆,就可直接把车开走,凹凸租车更是有全职车管家,为用户提供全城取还车服务,用户只需线上下单后,在家中便可“坐等车来”。另外,由于共享租车模式激活的是私家车主的沉默成本,因此租车的价格会比传统租车平台便宜30%—50%。

贾樟柯表示,疫情造成了这个最重要的档期没有办法放电影,再加之疫情结束后,人们再恢复看电影的消费习惯也需要一定时间。“我判断可能我们要坚持长达半年的时间来克服这样一个短期的困难。虽然对整体上的中国电影业是一个短期的困难,但是对每个具体的电影院来说,压力就非常大了。”

当地时间3月21日至23日,罗安达铁路局先后完成全部4列动车组及首批备件的卸船作业,顺利完成列车编组。(完)

共享租车是一件很难做的生意,供需两端皆很复杂:个人供给端的产品属于非标品,每一辆车的情况都不一样,要完美匹配供给两端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同时还要解决需求端的租客验证,规范其驾驶行为,包括安全驾驶、合规停车、防止车辆违章、避免车内脏乱差等“杂事儿”。作为一个业务流程很长,环节多而复杂的事情,共享租车并非烧钱补贴就可以出效果,唯有精细化运营做好匹配才是正确之举,但这需要慢工出细活,急不来。

“他们正好是新中国长达七十年历史的见证者,从私人的角度看看我们经历了什么样的生活。”贾樟柯说,在这个时候,这样一部片子对他而言又有特别的含义,“因为这些年确实我们不容易,但是社会从某个角度在持续地往前进步、往前走。这个电影呈现出来的中国人的生命力,我觉得在疫情的情况下能够给世界各国的观众看到,也能使他们看到不仅中国电影工作者仍然站立着,中国人也仍然站立着。”

为此,他呼吁能够采取一些较好的办法给影院提供资助予以纾困,包括税收、房租等方面能够减压,帮助它们共渡难关。“因为我们好不容易这些年建立起来一个广泛的电影院线,包括很小的城市现在也有电影院。受到打击后,这些影院如果能坚持下来,那么中国电影业的体量就还在。如果很快削弱、减少很多,那就很可惜了。”(完)

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关键时期,中车唐山公司信守承诺,积极保障海外出口项目的交付。今年2月10日,首批4列出口安哥拉内燃动车组在天津港顺利完成装船,启运前往安哥拉罗安达港。

传统模式失灵,社会需求巨大,使得共享租车成为现实,长远来看将是未来趋势。其中,凹凸租车作为共享租车行业的领军者,正在经历新的独角兽崛起的过程。但凹凸租车并非一出世就备受关注,从寂寂无名走到了聚光灯下,它默默耕耘至后来者居上。

“后来我们还是决定,应该来。因为首先一方面这是一个承诺;另一方面,我觉得越是在这样一个困难的时候,各行各业越是应该把自己的工作坚持做好。”《一直游到海水变蓝》首映当日,千人影厅座无虚席。影片放映前,贾樟柯应电影节艺术总监沙特里安之邀上台致辞:“现在正是我们中国人民最困难的时候,我们在出发的时候都不知道能不能按时来到柏林,但是我们来了。”

日前闭幕的第70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期间,携新片《一直游到海水变蓝》和4K修复版《小武》在此首映的中国著名导演贾樟柯接受了中新社记者专访。

比如一天以上的出行、超过100公里以上的周边自驾游,自己没车也借不到朋友的车,该怎么办?用快车和专车显然太贵不切实际,火车不能直达,往返车站还是需要其他交通工具,于是,租车业务应运而生。

拿一个凹凸租车在自己平台上做过的一项调研进行数据模拟,这项调研显示,在使用过凹凸租车的租客中,有超过10%表示未来会将自己的私家车放在凹凸租车平台上共享。放大一下这个数据,在拥有超过1.8亿辆私家车的中国,即使仅有10%的车主愿意共享车辆,共享租车模式就能提供超过1800万辆车的供给量,是传统汽车租赁行业的30倍,这还是最谨慎的估计。所以,凹凸租车现在发愁的不是车源在哪里、市场在哪里,而是如何玩转这个万亿级市场。

中国共享租车于2014年开始火爆,2015年达到巅峰,那一年里,包括凹凸租车在内的几大玩家累计获得了超过1.2亿美金的投资。然而成也资本败也资本,过度依赖投资人的钱,想要一口吃成一个胖子的结果往往是噎住,资本开始冷场,共享租车颓势就出现了,陆续有平台出现倒闭、裁员或者转型为分时租赁。

安哥拉是非洲最大的铁路市场之一。中车唐山公司曾于2012年出口安哥拉120辆铁路客车,其后公司又通过国际招标获得安哥拉10列内燃动车组项目合同,为安哥拉首都至机场区间提供米轨内燃动车组。列车为4辆编组,采用模块化设计,车下悬挂集成动力包,属城际客运高档车型,最高持续运营速度100km/h,可实现3列车重联运行。

经过近40天的海上航行,装载首批出口安哥拉内燃动车组的货轮于3月18日抵达罗安达港。

此外,太平洋保险还为凹凸租车独家提供255万元的全方位责任险,开创行业最高保额度,将车主和租客的风险降至最低。一旦发生事故,凹凸租车提供车管家一站式理赔服务,维修理赔全程代理。

谈及这段经历,贾樟柯表示,在新冠肺炎疫情出现前,柏林电影节就公布了他执导的最新纪录片《一直游到海水变蓝》会在柏林做特别展映。“疫情发生之后,我们内部就在讨论,有两种处理:一种就是来,另一种就是在家里待着别出来。”

贾樟柯告诉记者,《一直游到海水变蓝》主要通过马烽、贾平凹、余华和梁鸿四位作家讲述故事。由于马烽先生已经过世,影片主要记录了他的女儿以及他蹲点写作的贾家庄村民对他的回忆。

在采访中,贾樟柯特别呼吁关注疫情对中国电影业的影响。他说,这次疫情对中国电影、特别是电影院的影响非常大,因为恰逢春节,这十几天是所有电影院重要的获取收入的时间,“特别是中小城市的影院,我们看数据基本上有很多影院全年三分之一甚至二分之一的收入要靠春节这一段时间来拿到。”

凹凸租车目前业务已覆盖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南京、杭州等60个城市,注册用户达1500万,注册车辆超过50万辆,车型逾万款。

中车唐山公司该项目负责人孙文来介绍说,这是中车唐山公司首次远程指导用户完成动车组编组,开创了海外业务的新方式。

今后会不会拍关于疫情的电影?对于这一问题,贾樟柯表示,这里面也涉及到一个“创作者怎样复工”的问题。“在疫情的情况下,大家足不出户,在家里面隔离。对于创作者来说,可以在家拿起笔,开始写剧本,构思新作品,因为创作是不能中断的。相对来说也给了我们停下来,安静地去思考社会、思考人的契机。”

未来,汽车将不仅仅是一项资产,而会成为服务的载体,凹凸租车也远远不止是租车这么简单。基于凹凸租车模式本身具有极强的复制性和可扩张性,以及在精细化运营能力上的表现,都让其具有了向全球领先的虚拟汽车服务商迈进的条件。

“我相信疫情过后,对于电影创作来说会有一些、或者说更多的严肃思考、切中社会现实的影片产生,因为它给了电影创作者一个反思的契机和时间。”具体到疫情本身,贾樟柯表示,相信一定会有电影工作者来做反映,因为它确实突如其来,影响到了中国每一个人。“至于我本人,我觉得不一定是直接拍疫情的故事,但是由这次疫情所引起的对于当下和历史的重新思考都会反映在未来的创作中。”

面对租车用户交接车的时间和地点不方便的情况,凹凸租车自建车管家服务团队,为用户提供一对一车管家服务,在业内首先实现7*24全城免费取送车服务。独有的车管家服务快捷、省心、细致周到,可谓“润物细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