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充电宝商业模式单一资本由狂热追捧转为谨慎

作为共享经济产物之一,共享充电宝在2017年共享经济起飞,在4G手机依赖度上升但续航不足的需求背景下,迎来大爆发。随后在资本的狂热追捧下开启野蛮生长模式。在经历了2017年的年中混战及年末骤冷、2018年的行业调整之后,在2019年步入新的发展阶段。

截至目前,共享充电宝领域头部阵营已初步形成,“小电”“街电”“来电”“怪兽”四大品牌形成了“三电一兽”的竞争格局。《证券日报》记者了解到,部分头部企业已基本实现盈利,厂商之间的竞争已升级至场景深度、技术及流量变现能力等层面。随着大局初定,背后资本推手的心态也有所变化,由初始的狂热逐渐转为谨慎。

张博认为,影响共享充电宝企业融资的因素主要有三个:一是商业化模式同质化竞争。去年以来,投资人对低壁垒的商业创新模式的投资相对谨慎。企业要想获得融资,需要有创新产品和差异化竞争的商业模式。二是融资环境不乐观。2019年,共享经济产业的整体融资情况都不乐观,部分共享单车、共享汽车企业甚至出现资金链断裂的风险,也相应影响了共享充电宝行业的融资进程。三是风控加强。2019年,风险投资行业监管不断加强,风投基金的设立规模和融资规模都呈现下降趋势,投资人对需要“高投入”“强烧钱”的共享经济项目的投资也谨慎了很多。

消费者又是如何看待共享充电宝的呢?北京市民毛先生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外出对手机的依赖程度很高,但每次外出都会随身携带充电宝,所以并没有使用过共享充电宝,也很少看到身边其他人会使用。因此,毛先生对共享充电宝的市场前景并不看好。

深圳市民张先生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由于共享充电宝不能随借随还,所以在使用时有很大局限性。同时,目前大型公共场所都提供免费充电装置,所以花钱使用共享充电宝的频率非常低。张先生认为,共享充电宝在特定场景下还是能够发挥一定作用的,但市场空间还是比较小。

在沈启华的奔走下,1997年7月,景德镇市昌江区丽阳镇建起了一所崭新的新学校——余家希望小学。而在沈启华的影响下,捐资助学成了全家人的事。沈启华的两个女儿工作后,继承了父亲的“衣钵”,每人结对一个孩子。后来身为上海一家企业副总的大女婿还出资20万元,帮助景德镇丽阳中心小学重建。2016年,上海嘉定区嘉定镇街道社区党建服务中心成立了以沈启华名字命名的工作室,如今,通过沈启华工作室,沈启华老人身边越来越多的人正投入到爱心事业中来。 

“亲爱的沈爷爷,您好!您资助了我以后,我十分感激,因此我就对自己抱着希望,抱着一颗感恩的心,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将来要像您一样,做个有爱心的人。爷爷,您愿意与我结交,让我兴奋不已,更希望我们俩能成为最好最亲的家人。今天,您是我的灯塔,我的避风港。长大后,我会用我的爱来回报您。”

潍坊银行“偏爱”长期同业存单。潍坊银行披露,截至2019年12月13日,该行累计发行同业存单103期,累计发行金额196.5亿元,余额165.7亿元。其中1年期同业存单发行135亿元,占比近7成。2018年发行296.4亿元同业存单中,1年期167.8亿元,占比56.6%。

资料显示,潍坊银行前身为潍坊市城市合作银行,2009年6月更名为潍坊银行,注册资本30.08亿元。在同日披露的评级报告中,东方金诚评定该行主体信用等级为AA+,评级展望为稳定。

沈启华与受助孩子的信件往来从未间断 

沈启华 :他们看到这么一个年纪大的老同志,关心外地的(学生),他们都感动了。后来就愿意出资,帮助江西的孩子。 

在上海嘉定的沈启华工作室 ,记者见到了这位“上海爷爷”。这几天南方遇寒潮突然降温了,沈启华接到了孩子们的电话,叮嘱爷爷要注意防寒保暖。 

资本方对共享充电宝的看法,更为关注产业的发展前景。

本报见习记者 李 正 倪 楠

值得一提的是,潍坊银行不良贷款增长快于贷款增长,不良贷款率持续上升。根据披露的各项贷款余额测算,该行不良贷款分别为7.92亿元、11.06亿元、13.59亿元,2019年9月末不良贷款较年初增幅22.87%,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9月末,潍坊银行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64%、2.01%、2.16%。

1996年,洪水冲垮了景德镇昌江区余家小学,已与沈启华成为好友的当地区委书记给他写了一封求助信:“沈老师,您好!今年夏天,江西遇上了几十年不遇的洪水,余家小学被水冲毁了,312名小学生无学可上。希望沈老师能想想办法,帮助孩子们重返校园。” 接到来信,沈启华就傻眼了。重建一所小学至少要二十万,这对一个普通教师来说,谈何容易!去哪里筹这么多钱呢?他只得寄希望于社会。 那年夏天,沈启华顶着烈日,几乎跑遍了上海市各个慈善机构。

如今年过七旬的沈启华老人,仍然奔波在慈善助学的道路上,被他帮助过的孩子都会亲热地叫他“上海爷爷”。 

1994年的暑假,上海大学嘉定校区照例开始筹划大学生社会实践活动,因为一个极偶然的机会,这一年的活动临时落到了沈启华身上。于是,52岁的沈启华怀揣上海大学师生捐助山区贫困学生的2万元钱,带领一批大学生到江西省浮梁县经公桥镇社会实践。即使是今天回想起来,那里的所见所闻都让沈启华感到震惊和心酸。 

对于共享充电宝行业的未来发展前景,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付一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从目前的商业模式来看,虽然共享充电宝与新零售的模式不太一样,但新零售倡导的“线上、线下全融合”的理念,或许能给共享充电宝平台提供一些启示。

“2019年,很多共享充电宝企业在融资后,进行了兼并和收购,导致行业资源进一步集中。随着对现有市场的不断深耕和对创新模式的不断探索,共享充电宝行业很可能会由几家共掌的局面演变为一家独大的局面。”张博分析认为,由于前期盈利模式相对稳定,基础也牢靠,共享充电宝或将成为共享经济领域少有的能持续盈利的行业。

从1994到2019,沈启华的助学之路已经走了25年。最开始一个人走,后来全家人一块走,再后来社会力量也加入行进的行列,这个队伍还在不断扩大,助学之路也越走越宽。爱心有磁性,连起了沈启华和他关心的孩子们,也连起了更多致力于公益的同道中人。

中科招商集团常务副总裁兼投资管理中心总经理张博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共享充电宝行业已形成寡头垄断格局,“三电一兽”几乎掌握了90%以上的市场份额。2019年获得融资的共享充电宝企业,主要集中在头部企业,其中,怪兽充电获得3000万美元的融资。

回到上海后,薪水不高的沈启华将做班主任每学期70元的津贴、监考一次5元的费用一点点攒起来,都寄给了孩子们。不仅如此,每年他还主动再多捐助一两个贫困孩子上学。2003年。沈老退休了,但助学的热情一点儿没减退。他要求自己每年帮助10名贫困学生,打算在退休10年后帮助100个孩子,而如今年已古稀的他已经帮扶了749个孩子,募集的资金按当地生活水平可以让940人上一年学。此外,沈启华还给自己长期结对的20多名学生每人每年资助500元钱。

沈启华 :我做到每一封小孩子的来信必定回信,小孩子信里面有错别字给他纠正,告诉他怎么做人,你们必须要好好学习。  

如今,年已古稀的沈启华老师身体不怎么好,可是对孩子们的牵挂却一点也不少。受助学生的学业完成如何,完成学业的还要惦记着帮他们就业找工作,找了工作的还思量着他们能成个好家。沈启华老人说,现在他儿孙满堂,很开心。只要有能力,他会继续把爱心传播下去。(央视记者 窦筠韵 徐鸣佳 孙晓璐)

“对于商家来说,能够提供合作的空间有限。”该工作人员称,“基本在接受一两家共享充电宝进驻后,就不会再容纳其他品牌的充电宝设施了。”

手机电池技术进步形成冲击

近年来,潍坊银行资产规模逐步扩大。存单计划披露,截至2019年9月末,该行资产1364.48亿元,较年初增长114.23亿元,增幅9.13%;存款余额987.76亿元,较年初增长145.76亿元,增幅17.31%;贷款余额629.33亿元,较年初增长94.56亿元,增幅14.33%。

这边电话刚断,微信电话又响起,原来是早期结对的女孩庄玉萍。沈老师资助她一路从小学读到大学,大学英语系毕业后她接过爷爷的爱心接力棒,把希望带给更多需要帮助的人。她放弃去沿海地区就业的机会,毅然回到了地处穷乡僻壤的丽阳中心小学任教。 

《证券日报》记者在一家位于北京市丰台区的24小时便利店内看到,一家充电宝品牌机器被放置在公共区域供顾客使用,十几个充电宝均处于满电状态,但尚未有任何一台被借出。店长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商家与充电宝企业的推广合作,互相之间并没有任何付费情况,充电宝盈利不会与合作店家进行利润分成,仅仅是充电宝企业借用商家的空间和电源,商家则借助共享充电宝,吸引隐性消费者或为顾客提供充电服务,双方属于资源互换,互利共享。

沈启华 :看到那个教室破破烂烂,墙都是通风的,小孩子渴望学习,小孩子很瘦。课桌都是不整齐的,有家里带来的,他们都渴望学习。那么小孩子对我们给他们捐助的钱也好,衣服也罢,尽力感谢。特别是我们要离开的时候,当我们的吉普车启动的时候,有一个孩子和他爷爷就跪下来跟我们讲,你们都是大好人,谢谢你们给了我念书的机会。我也想了,可能我这一辈子就注定帮助这些孩子。 

一位曾做过某品牌共享充电宝市场推广工作人员的便利店店员对记者表示,共享充电宝市场目前已基本饱和,新企业很难再进行市场“蛋糕”的分割;现存的市场中,几大品牌的竞争已处白热化状态。

另一位市民王先生则表示,自己偶尔会用到共享充电宝,对品牌的选择没有什么看法,哪家最方便就用哪家的,每小时1-2元的价格也很合理,但充电速度不是很理想,所以除非是十分迫切需要充电,否则不会选择租借使用。王先生称,“希望这种能为人们日常生活提供便利的行业繁荣起来,我也愿意支持。不过,我出行时通常都会自备移动电源,只是偶尔才会用到。”

《证券日报》记者了解到,共享充电宝行业在2017年上半年尤其受到资本的青睐,约半数融资事件都集中发生在2017年4月份至5月份,且以早期轮次为主。随后,由于共享经济的盈利模式暂未打通,资本寒冬又快速来临,导致资本对共享充电行业的关注度迅速降温,只有怪兽充电、小电科技等头部玩家获得了资本的支持,进入A轮后融资。

“共享充电宝在线下给用户提供更好体验的同时,还可以作为线下流量的新入口,以此与线上的大数据分析、精准营销、广告投放等业务相结合,不必仅依靠收取租金实现盈利。”付一夫分析认为,从长期来看,共享充电宝的发展前景仍有待观察,最大的冲击因素可能在于手机电池技术的进步。一旦电池技术取得突破式进展,手机使用时间大大延长,用户对共享充电宝的使用频次将会大大降低,共享充电宝市场将因此受到巨大冲击。(证券日报)

25年间,对于孩子们的每一封来信,沈启华老人都是来信必回。每一封来信老人都珍藏着,来信越来越多,牵挂也越来越多。

需求端乏力供给端趋于饱和

“亲爱的老爷爷,您还好吗?天气越来越冷了,记得多添几件衣服,别熬夜,注意身体。我现在已经三年级了,开始学英语了,考了三次100,当了英语组长。下次去上海遇到了外国人,就可以跟他们简单对话了。”

从一个人的慈善到一群人的公益 

读信、回信,寒来暑往,沈启华和每个受助孩子的信件往来从未间断过。每一封回信都被细心地压平、分类、装订。翻开最初几年的来信,稚嫩的笔迹间,还不时地被圈出几处错别字。他将每个孩子的生日一一记在心头,送去一份份惊喜;逢年过节,他给孩子们邮寄糖果、压岁钱,让孩子们做新衣裳;暑假到了,他自费到江西看孩子们。这些年里,沈启华去景德镇不下10次,每次都亲自去结对的孩子家家访,并在自己做的表格上详细记录。 

沈启华的同事 刘以兴: 他帮助时间之久,1994年一直到2019年,今年还带了善款到江西去的。坚持了二十五年,这是多不容易啊。

共享充电宝行业未来发展趋势如何?消费者、企业、合作商户以及背后的资本方又是如何看待共享充电宝行业的发展前景?带着这些疑问,《证券日报》记者近日分别对共享充电宝的合作商家、推广员、用户、业内人士等不同层面的参与方进行了深入采访。

在沈老师的这个工作室,现在一共有20名核心成员,全都是离退休党员干部,平均年龄85岁。在他的影响下,许多身边人也纷纷伸出援手,让这场爱心接力绵延不断。

从那次社会实践之后,沈启华老人资助的孩子越来越多,收到的孩子来信也越来越多。 在孩子们心中,沈爷爷不仅仅是资助自己的好心人,更是一位良师益友。 

截至2019年9月末,潍坊银行实现营收30.01亿元,净利润6.27亿元,拨备覆盖率150.67%,核心资本充足率9.42%,存贷比63.21%,满足监管要求。